艺术“官阶”反腐背后的利益链引发书画市场洗牌

图书协会和艺术协会的名称以前打破了他们的头脑,现在成了烫手山芋。陕西省清理8名省级领导干部担任书协主席、副主席后,随着书画界反腐倡廉的深入,官员辞去书协、美术协会的“职务”逐渐成为一种趋势。

书画界“官方标准”形成的利益链正面临断裂危机。

一些官员曾经是图书协会的领导人。当毛笔的时候,钱滚滚而来,而写作就是钱,但是在失去这匹马之后,卷心菜的价格就没人能买到了。

一些专门展示书画官员作品的美术馆在运营中遇到困难,有些甚至关闭。反腐对书画市场的连锁反应最近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关注。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前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委员会统战部主任周艺博去年12月2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使美术家协会变得不那么“官僚化”,并建议“从政不要挤进艺术界”,引起了强烈的关注。

12月7日,周艺博正式宣布辞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职务。

事实上,早在2013年,陕西书法家协会的转型就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原因是有多达64位领导人(其中两位是兼职),包括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和执行副主席。大多数成员是在职或退休的政府官员和企业家。

几乎没有实权的“虚拟职位”如此受欢迎。

再往前的2010年,陕西省美术家协会改选时,“选出”的协会主席便多达24人,还有26位顾问,总数达50位,其中也不乏政府官员,这在当时引起各方热议。此外,2010年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再次当选时,共有24名“当选”的协会主席和26名顾问,包括政府官员在内共计50人,这在当时引起了热烈讨论。

协会中数量惊人的领导者不是陕西书法协会和美国书法协会的原创。这已成为全国书画协会的普遍现象。

比较收藏市场上由各种图书协会、艺术协会和画院牵头的几千元到数万元的作品价格,不难看出艺术“官衔”背后的利益提升。

广东省图书协会理事刘友菊于2011年公开退出中国图书协会。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该协会被一些投机者正式利用。许多艺术创作平庸的人通过各种关系,千方百计争取协会主席和副主席的职位。

只要你愿意,你就会变得有一百倍的价值。

“图书协会和美国协会有两个领导来源,一个是现任或退休的政府官员,另一个是专业书法家、画家、企业家和其他民间人士。

每一个协会都是一座山顶,为了获得利益而建山。

书画界资深人士老张(Lao Zhang)表示,他从事书画收藏研究已有多年,对协会的领导非常熟悉。他担心自己得罪了圈内的政要,将来会对自己不利。

“内部人士都知道美国协会中哪些人热衷于炒作。他们在市场上辗转反侧,形成一系列利益。

老张说,北京的书画官员和当地的书画官员已经在市场上学会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后,投资者不幸错过了包裹。

“他们的老师都是一些已故的书法家和画家,他们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他们自己的作品在美术史上还没有被定位,他们的价格也比老师高。换句话说,他们被称为“活的压迫老人”。

“事实上,图书协会和艺术协会艺术名称的混乱近年来一直受到批评。然而,由于牵涉到复杂的利益,特别是一些协会领导人是政府官员的事实,内部人士意识到积累财富和寻租权力的机会背后隐藏的门,但别无选择。

1月20日,中国共产党网站的领导干部应该归还一本纯粹的文艺

文章认为,书画协会中“官气”过多的问题,不仅是为了净化政治生态,也是为了恢复文艺的纯洁性。

官员有钱,应该是两个;政治家和艺术家也应该划清界限。领导干部不应该从艺术家的盘子里抢肉。

这意味着在国家持续反腐的背景下,书画界官员的腐败将得到遏制。

“官位”利益链断裂画廊也是投资市场的好地方。各级图书协会和艺术协会的主席作品有官方头衔,是礼品画的首选。

市政图书协会和艺术协会的主席价值数百万,而省级主席价值数百万。更换职务将保证副主席一夜之间在他的书画作品上发大财。

然而,自国家对“三大上市公司”的消费进行监管以来,礼品画行业大幅下滑,导致去年更明显的感觉是,整个书画市场的份额缩水了近一半。

有人说中国古代的大部分著名书法家也是朝廷的重要官员。例如,王羲之是一个右将军,米菲来自一个功勋卓著的家庭。为什么官员们今天不能写作和加入书法家协会?答案在于,在当前的书画界,官位等于价格。

某个地方的图书协会明确标明了官职等级,并将其分为五个等级:主席、副主席、主任、普通会员等。主席必须比副主席好,副主席必须比成员好。

去年底,一群画家向画院院长鞠躬的消息在艺术界引发了热烈的讨论。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正是书画界官员背后的权力和财富让艺术家们俯首称臣。

这也导致了一种新的现象,即一些想致富的画家不惜花钱购买政府官员,有的甚至为此奋战到死,从而导致社会发行小册子,出售政府官员和其他骗子。

据媒体报道,前河南省委常委、前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夸口说,他是一个“永不停止写作”的书法爱好者。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了王有杰书法集。

当他在舞台上时,他估计他的书法价格是每平方英尺几千元。

竞标失败后,一家拍卖行曾通过互联网拍卖了王有杰的一幅书法作品。起拍价只有30元,但没人注意。

“官职和工作是两回事。一些书画官员下台后,没有人想要他一半的作品,艺术内容也不够。

老张说,“艺术市场又深又暗。健全的市场机制尚未建立。协会等市场主管负责。一些官员的负面影响导致市场下跌。

“市场需要一个健全的机制。在画家杨旭看来,书画市场的“名人效应”根深蒂固。不管这幅画画画得多好,一个人必须首先出名。此外,“官方标准”现象严重。

“艺术协会和绘画学院已经成为政府管理的机构。协会主席是行业的霸主,垄断了艺术家的发言权。所有的全国艺术展览和比赛都由他们控制。书画官员手中有特权。他们没有在平等的基础上与自己的作品竞争。他们利用他们的官方职位来控制别人的艺术生活。如果你继续下去,你会出名并以高价出售。如果你不喜欢你,你的作品永远不会有机会。

“吴冠中先生生前曾建议取消美术学院。反腐会让书画界的权贵们约束自己,然后拿走国家的工资。他们在为自己募捐时将不得不有更多的担心。然而,外界也很难监督他们。即使一幅画在家里卖几十万或几百万美元,它也不会在税务机关登记。目前,这仍然取决于他们的自律。

”杨旭说道。

老张认为,书画界的反腐败也暴露了市场机制本身的漏洞。它没有位置,没有平台,也不能被炒作,所以他宁愿花很多钱去买董事长和总裁的头衔。

其他一些收藏家甚至威胁说,“我只收藏美国协会各级秘书长以上的东西。”

他们认为,AIAA总统的工作比副总统的工作好,副总统的工作比秘书长的工作好,秘书长的工作比普通成员的工作好。

这种集善与恶、泥与沙于一身的收藏理念,导致了美国协会的大批官员。

杨旭也觉得大多数人都很顺从,不欣赏艺术本身的价值。市场对那些名字最大的人有利。书画官员中也有优秀的画家。他们的社会地位与艺术的黄金含量一致,他们不太关注市场,也没有被金钱和市场绑架。然而,如果这些专业领导人不大肆宣传,他们的画就不会引起收藏家的注意。

“书画市场也是一个人情市场,一个圈子里的大人物和每个人都会一起发财。

当我去看全国艺术展时,我觉得这是一个盛大而失败的展览。没有令人震惊的作品,大量重复的作品,为展览绘画,为奖品绘画,失去真正的艺术。

”杨旭说道。

“反腐肯定会改组书画市场。一些官方作品将被冲走,但新的政要将会出现。

“老张不乐观”,书画市场形成了“反复无常”的怪癖。即使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和著名学生的作品也太高而不现实。这个市场已经被破坏了,稍微有点名气和特色的人感到极度不知所措。

“书画界的大多数人都希望市场回归理性。画廊和拍卖行将平静而健康地培育市场。买家和卖家将回归价值和诚信,而不是投机生产的巨额利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