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务到增长转变的五年检验:制度的持续优化与减税的显著效果

012年,上海奥运会开始时发起了营地对营地的改革。

时光飞逝,需要五年时间。

对于中国过去五年的税制改革来说,中国已经完成了现代增值税制度的伟大转折。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商业转型与增长因其特殊性和涉及众多纳税人的难度、覆盖面广、形式复杂等特点吸引了国际关注。

五年来,中国克服各种困难,从点到面、从局部到整体逐步推进改革,最终取得全面胜利,实现税制稳定转型。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樊勇表示,通过“营业税改革”的实施和抵扣链的全面开放,增值税和营业税系统分工带来的双重征税问题不仅得到了解决,而且实现了整个行业的减税效果。

当这些减税效应落到企业身上时,也点燃了企业的活力,给实体经济的复苏带来了活力。

上海起亚起亚货运有限公司负责人曲桂峰记得五年前企业对企业变革的开始。

当时,许多老顾客转向大型运输企业,因为他们不能开具可以扣除的增值税发票。

在关键时刻,曲桂风急中生智,加入了几家小型货运公司的合作经营。

“可以开特价票,老顾客不仅回来了,生意越来越大。

”曲桂风笑道。

五年来,他把年营业额不到50万元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年营业额数百万元的中型物流企业,雇佣了50多名工人,拥有近100辆承包货车,成为第一批业务转型的受益者。

2011年,上海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7.9%,而北京接近80%。

上海要想谋求强劲的可持续发展,提高第三产业的比重迫在眉睫。

2012年,企业对企业的转型带来了发展机遇。

交通运输业和现代服务业背负着沉重的双重征税负担,处于抵扣之中,与生产、流通和生活密切相关,也成为第一轮试点产业。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上海的试点项目产生了显著的效果。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6年,上海交通运输业减负率为17.06%,其中,2016年5月至12月,该行业减负率达到31.84%,以抵扣为主的减税效果不断扩大。

2012年9月,营业税改增试点范围扩大到北京、江苏等8个省市,当年减税420亿元。

为了避免税收政策的“萧条效应”,2013年8月,“上海模式”推广到全国。

2014年,铁路运输、邮政、电信等与第二产业高度相关的产业将被纳入试点,并将在全国范围内启动。

跨区域、跨行业抵扣链条的形成,强化了区域内外、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跨区域、跨行业演绎链的形成,加强了区域内外企业和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联系。

此时,从营地向增加营地全面转变的条件已经成熟,甚至迫在眉睫。

以中国联通山东分公司为例。由于一些行业不包括在企业对企业的增长中,公司上游发生的基础设施投资、劳动力服务成本、广告和营销成本无法抵消。

”税收负担已经连续两年上升,心里十分焦虑。

”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谢世东回忆道。

这种“痛苦”刺激企业寻找购买和营销的方式,这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状。

2016年,全面的营业税上调将被搁置,增值税抵扣链将开放。形势很快就会逆转。

截至今年5月,山东联通营业收入增长5.6%,累计减税17.56亿元,税负下降3.5%。

全面实施营业税改增后,由于增值税链条的全面衔接,产业链之间的可抵扣股息也将更加充分地进行。

作为电信产业链下游的增值电信服务行业,武汉宇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在房地产和房屋租赁方面增税200多万元。

企业也在研发和升级上投入越来越多,已经发展成为胜天网络、腾讯、京东等企业的服务提供商。

今年一季度,斗鱼开具了3000多万元增值税专用发票,下游企业新增抵扣180多万元。

“早期的试点和扩张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们可以在进入链条后的短时间内适应和操作。

窦宇网络副总裁曹浩说。

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推动了产业结构从商业向增加商业转变后的转变。

扣除链的开放进一步减轻了制造业的税收负担,加快了企业的转型升级,促进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受益于企业对企业转型的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也在蓬勃发展,这有利于扩大就业和增强市场活力。

可以说,新的市场规则所创造的从商业到增加的变化给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

优化税制”在过去的五年里,每个行业扩张和试点的第一个考验就是制度设计。

国家税务总局税务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表示,按照现代增值税制度的要求,通过“宽税基”增值税实现商品和服务的全覆盖,以及将房地产引入可抵扣范围,都是在完善消费者增值税制度的指导下无法抵消的大方向。

过去,营业税制度下的服务外包环节越多,双重征税就越严重。许多企业走“大而全”的道路,不利于发挥比较优势。现在增值税可以“全面扣除”,加快了上下游企业的社会分工和专业发展。

目前,青岛市已有468家规模以上企业完成主辅分离,分离出数千家现代服务型企业,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青岛红菱服装有限公司将源理论的数据工程业务与其主营业务分离开来,成立了凯瑞创智互联网技术公司。母公司可以通过接受克里的服务来抵消进项税。

克里·创智还与60多家国内企业签订合同,进行转型升级,降低企业转型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红领公司财务总监吕周宪介绍道。

据统计,尽管整体经济增长放缓,但自2012年从商业转向商业以来,中国第三产业保持了相对较快的增长。

第三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也从2012年的44.6%上升到2016年的51.6%。

在促进服务业发展的同时,从商业到增加的转变也极大地促进了制造业的发展。

扣除链突破后,可以扣除包括原增值税企业在内的制造企业为外包服务和房地产支付的增值税,从而进一步减轻税收负担。

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工业增值税与工业增加值的比率已从2012年的9.88%逐步降至2016年的8.61%。

中国以较低的税收负担更好地促进了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

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协调发展促进了就业和市场创业与创新的活力。

在过去五年里,中国城市个体经济和私营经济的就业人数每年增长11.9%。

到2016年,人口达到2.07亿,比2012年增长56.9%。

其中,第三产业的就业比例从36.1%上升到43.5%。

其中,营业税改增对减轻企业税收负担,促进创业和就业发挥了巨大作用。

巴黎四月充满了春天,“国际模式”发生了变化。为期3天的经合组织第四届全球增值税论坛在巴黎举行。

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应邀出席会议,并代表中国税务机关发表主旨演讲。

他演讲的主题是营业税改革和增税,被誉为全球税制改革的“中国样本”。

经过60多年的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实现增值税对三大产业的全面覆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据经合组织副秘书长塔罗·于木林(Taro Yumulin)介绍,王军被特别邀请出席并发言,主要是为了让各国分享和学习中国的税制改革经验。

新税制的科学性是改革顺利进行的内在因素。

营业税改增后,整个增值税抵扣链行业开放,消除了系统性双重征税因素。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简一认为,“营业税改增使中国增值税在覆盖面和运行机制上与国际先进税制接轨,为建立现代增值税制度奠定了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将金融业纳入业务转型的范围,开创了一个国际先例。

在全面业务转型之初,金融纳税人曾一度担心和质疑。

随着财税部门各项制度的不断完善,金融业终于实现全年减税,7个月内整体减税367亿元,税负下降14.72%。中国已经解决了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啃下骨头并不意味着改革之路一帆风顺。

营业税改增后,发票管理的“老大难”就更难了。增值税发票被称为“真正的金银”,需要特别注意。

2014年,国家税务总局成功推出新的增值税发票管理系统,经过一年的反复研究论证和集中研究,在全国推广。

新系统实现了所有发票要素的自动实时采集、监控和比较。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中国已有1330万纳税人使用该系统开具发票,基本覆盖了需要开具增值税发票的纳税人,实现了增值税管理的根本变革。

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税务机关为这项重大改革而努力奋斗,确保了试点工作的顺利进行和改革红利的逐步发放。

展望未来,中国税务机关将继续努力完善现代增值税制度,为世界迈出美好的改革步伐。

发表评论